首頁 > 天大新聞 > 正文
《中國青年報》頭版頭條:基層“煉金” 讓青春迸發光和熱
發布時間:2019-05-27    

《中國青年報》2019年5月27日頭版

25歲的孫夢宏有著比多數同齡人更豐富的經歷,她當過西部計劃志愿者,也做過國際漢語教師,從天津大學研究生畢業后,她選擇當一名基層選調生,去西藏實現自己的青春價值。

與她同年研究生畢業的蘆壽青,放下了滿腦子的創業夢,到黑龍江省基層體驗農村的生活。

他們的同學駱胤成則去了云南,他想把這段青春時光交給散落在一座又一座大山深處的農家。

如今,越來越多從四面八方擠進象牙塔求學的年輕人,和孫夢宏們一樣,不再只盯著“北上廣”的光鮮高薪工作,選擇把自己的人生半徑拉得更長。

“家國情懷”是天津大學每名學生都要上的畢業一課。在過去的7年里,天津大學有462名選調生赴基層就業。僅2018屆畢業生中,就有206名同學選擇到祖國的小角落扎根,人數較2017年增長133%。為了引導學生了解基層、選擇基層,天津大學從2017年起開始組織“青苗工程”專題培訓班,受益人數超過1000人。

每年畢業季,天津大學黨委書記李家俊都要與即將奔赴基層的學生談談青春與人生。李家俊對孫夢宏們說,要“沉下去”,要“有信心”,從艱苦的事做起,只有真正深入基層,才能更了解自己的國家。

當真正投身到祖國那些偏遠貧瘠的土地上時,這些剛出校門、沒有工作經驗甚至連農村都沒去過的年輕人發現,那些遙遠的地方并不是想象中的“詩和遠方”。

“美麗誘人”是喜歡冒險的孫夢宏曾經對西藏的想象。這個在繁華大都市長大的女孩,如今是西藏昌都市察雅縣的一名工作人員,日常工作是收發和撰寫材料。但她很快發現,自己還必須要負責災害系統、救助系統、退伍軍人等信息和項目的登記和管理。

一個數據需要反復核實,一份材料常常改上三五遍,在瑣碎的日常工作中,她明白“為人民服務不是一句空談,唯有踏踏實實工作,才能更好地解決老百姓的具體問題。”

駱胤成從今年2月底開始駐村扶貧,飲食不慣、住宿不便、語言不通、理念不同……這些都讓他深刻體會到了基層扶貧工作的繁重,也體驗到了應付各種表格的疲憊。

他幾乎每天都要工作到凌晨兩三點,一大早起來又得翻山越嶺入戶調查。在兩個月的基層扶貧工作中,駱胤成入戶核查了596戶。他坦言:“比起讀研期間在實驗室里通宵達旦探究課題的生活,缺少了激情多了疲憊。”

駱胤成所在的云南省麗江市寧蒗彝族自治縣大興鎮黃坂坪村散落在群山之間,有一半的農戶家門前沒有通路。753戶中建檔立卡的貧困戶就有397戶,貧困發生率超過50%。他開始記錄“扶貧日記”,有時候是一張用紅筆密密麻麻地做了標記的扶貧調查表格,有時候只寫下“很困”和一串省略號。

這樣的經歷也讓他真正明白,扶貧工作人員必須駐村、入戶調查,才能了解實際情況,“否則脫貧不就成了數字工作、填表工作了嗎?”

解決一個扶貧中的難題不亞于在科研中攻克一個難關。學結構工程的博士趙炳震在陜西省扶風縣搞起了電商扶貧,幫扶因患病致殘的“知名”貧困戶權大叔成了網上的“掛面權大叔”,僅僅一年多時間就幫他實現了脫貧。從2018年至今,該縣137個貧困戶直接參與到網絡銷售中,走上了脫貧路。

在四川省綿陽市三臺縣最南部的建中鎮高山寨村,參加扶貧攻堅工作的朱俊榕也有同樣的感受:不要向農民講大道理,要具體從每一戶的實際出發,用他們能聽懂的語言與他們對話。

而對在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龍山縣茨巖塘鎮做扶貧工作的楊苗來說,和村民的對話,可能是手機里的一條條空白短信。

一天早上醒來,她發現夜里收到數十條空白短信,都是村里的張奶奶發來的。老人不會使用手機,一有事便向楊苗發送空白短信。楊苗立刻趕了過去,沒想到奶奶緊緊地抱住她,止不住地流淚。原來張奶奶身體一直不好,兒女都在外打工,奶奶把總到家里來陪她聊天的楊苗當作親人,想她了就深夜不停發短信。

這讓楊苗感到很幸福:“沒想到我能幫助這么多需要幫助的人,她們同樣關注我,牽掛著我。”她覺得自己到基層工作的經歷更像是一次煉金之旅,“讓青春淬煉成金,再發出自己的光和熱。”

鏈接:http://zqb.cyol.com/html/2019-05/27/nw.D110000zgqnb_20190527_1-01.htm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胡春艷 通訊員 劉曉艷 蔡敏璇

學生記者團記者 趙瑾琳 吳梓菲 朱志鑫 陳錚杰 王藝璇 李璐 賀嘉平 做了大量的前期采訪撰稿工作,對本文亦有貢獻。


(編輯劉曉艷)


河南22选5开奖信息